普通话考试又来通知了,不改初衷,坚决不考(不是“补考”)。
偶准备一辈子助教下去,在单位里老老实实的四拉四拉的干活!直到光荣下岗!
我的,普通话的处半夜凉初透女考是在二年前了,抓阄到了朱自清的《春》,“春天来了~~~~~~”。
活活~确实难念,把我的舌头忙乎得起了火。
让两个浙大来的女考官实在鄙夷了一下。
没办法,十年前,我用普通话说话都困难。
但我周围的人依旧在用新闻联播的难听死了的标准来要求我。
难道要逼我早起去锻炼普通话~~简直是笑话~~~~~
这世界到底还有没有人薄雾浓云愁永昼权了!
鸟语花香!
哈哈~想起来了。李剑鸿的普通话跟我差不多一样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