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转自张晓舟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xiaozhou


P1190801

(2009年5月29日。李剑鸿。杭徽古道。方闲海拍摄)



李剑鸿谈日本前卫音乐
(2009-08-13 23:11:29)



《时尚先生》8月刊《我们谈谈日本》专题,我向李剑鸿约的这篇稿子,发表时的标题《日本噪音》不太贴切,但文章却都说到点子了。


 


忘了具体是哪一年,我在杭州一家普通的音像店当店员混饭吃。一天午后,叼着牙签的老板给了一张制作粗糙的盗版碟:你不是喜欢看鬼片吗?喏,这张《午夜凶铃》的原声碟给你听。



我还真没想到《午夜凶铃》的原声碟会比《午夜凶铃》还震撼我。开头就一声短促而诡异的─“呀”!而后就是鸦雀无声。咿,够诡异,够贞子。后来才知道这个人不叫贞子叫灰野敬二,更不是什么《午夜凶铃》原声碟,而是他的第一张个人SOLO唱片《Watashi-dake?(わたしだけ?)》。



其实,这类鬼魅之声最早被中国老百姓所熟悉还真是从电影配乐开始的。武满彻、一柳惠、林光、石井歓等这批日本战后作曲家几乎个个都是制造诡异配乐的神仙。津津乐道的《怪谈》、《鬼婆》这类片子配乐就是当时的典型。



而后,听者们也就开始慢慢地形成了一定的共识─哦,这就是日本的前卫音乐。它凝聚了一切普通人理解中的日本因素─诡异而传统、神经质而精致、极静又极噪,甚至色情和变半夜凉初透态。



就算起源于上世纪80年代初,发迹于90年代的日本噪音群,也赏赐了他们一个单独的名词─ Japanoise,以区别于世界上其他类别的噪音音乐。



传统
但日本前卫和噪音音乐再怎么狂躁疯癫,到最后都会被日本的传统所“招安”。这当然是好事了,小蝌蚪找妈妈,就算再极端的艺术形式它也得找个门户安顿。一经被传统招安,它才会显示出更强大的集团能量和创作能源。日本前卫音乐如果没有他们特有的传统美学作底和体现,那就不会像如今这么受人追捧。



去过东京迷幻大本营P.S.F.厂牌的老巢Modern Music唱片店和大阪噪音基地Alchemy厂牌老板 JOJO広重开设的唱片店的人都会有印象,一般他们店里播放的并非是你想像中那些极端音乐,基本都是西方六七十年代的音乐,包括摇滚、电子和爵士。其实像当前日本的新迷幻、硬件噪音、自由即兴,包括声音艺术,没有例外不是受西方现代音乐的启示和影响的。(当然,如今成熟的日本前卫音乐也积极地影响着世界上各国前卫音乐的发展)。心高气昂的阿部薰还说: Eric Dolphy是我爹、Billie Holiday是我娘,我就是他们生的。



但这么一个听似技术拙劣的音乐家为什么会被后人追为英雄式的人物呢?按例说比他演奏得更极端的也大有人在。问题就在于你听到他声音背后大和民族所特有的气息和脉搏跳动。



当他们一旦打通西方美学与日本传统的任督二脉之后,强大而奇特的“哥斯拉”就变身成功,威力无比了─日本前卫音乐就是这种变身和变种后的“哥斯拉”。



传统即特色。这种在日本岛诞生的怪兽对西方人来说是一种新物种,而音乐里所展示的传统又是西方人不曾有过的另一种精神体验。



玉枕纱厨
当然,一个国家的体制和形势也决定着某种艺术形式的命运。日本很情玉枕纱厨色,噪音亦情玉枕纱厨色,不少唱片封套设计如此,有些噪音现场也有SM捆佳节又重阳绑做表演。Merzbow亲自导演的《Lost Paradise(失楽園乗馬服女腹切り )》虽然制作粗糙,但这部短片却是这方面的一个好代表。



日本有好色的传统,难道中国就没有?商纣王酒池肉林中让无数裸男裸女们奔走嬉戏的梦幻场面和宋度宗赵禥一夜召幸30女子的雄壮气势就算是日本镰仓、江户等色情业最发达时期也难找一例来媲美。井原西鹤的《好色》系列在《九尾龟》、《品花宝鉴》等标准的嫖客指南面前最多也就是一本山寨版的心得记录。但日本把情玉枕纱厨色作为一种产业遗传了下来,早以渗透到各类艺术行业中。同样好色,同样情玉枕纱厨色基础良好的中国却没这么“好运”─这种社会毒瘤不革莫道不消魂命掉怎么行,还产业呢。



情欲在日本影视业中早已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自然在极端音乐中也少不了。 The Gerogerigege团队裸体在同性恋酒吧边自有暗香盈袖慰边嚎叫,C.C.C.C.女主唱日野茧子现场排尿,她原本就是个AV女莫道不消魂优。这些已被Youtube删除的视频老早刺激到了全世界噪音同行的肾上腺素。



不过,情玉枕纱厨色也只是存在于日本部分噪音音乐中,并不是全部的日本噪音都跟情玉枕纱厨色有勾搭,更不要说日本前卫音乐这一块了。



只是世人都这么觉得:日本人在噪音音乐里搞那么点粉红色的回忆,实在是很正常、很自然、很和谐。他们不搞地球上还谁搞?



专注
大家都知道日本各行艺术家都有从一颗芝麻里研究出宇宙奥秘的精神。前卫音乐界也流传着这么一些佳话,甚至还有类似的励志片。



但,世界上有这类死磕精神的民族不止日本一个。中国术士们还想从尿素里研究出成仙的奥秘呢,前仆后继地被水银、硫磺毒死了一批又一批。光唐朝皇帝就至少有5位想成仙但却命丧黄泉。这种想尸解成仙的专注精神难道还不够吗?So,以后就不必再谈这个“专注”了。



原味
日本人还讲究一个“原味”,前卫音乐也如此。如果在Google搜索栏植入“日本原味”几个字的话,首先自动出现的搜索信息肯定是日本原味内衣裤。



但这确实是一个容易让人值得玩味的词。日本料理首要精神也是“原味”─无论何种烹调方式,都以保证事物原味为前提。



曾跟日本的音乐家讨论过日本前卫音乐的特色,他想了想,在纸上写了一个词,就是“原味”。



原味无非就是注重自然。保持音乐的自然就是保持心的自然,保持心的自然就是不要随波逐流,但这听起来还是有点太抽象。我想这里面还有一种“特色”和“个性”的意味,地下音乐有地下音乐的原味,个体也有个体的原味。反正,这是一个心领意会的词。



日本人音乐这么喜好原味,这是有道理的。



有原味才有生存价值。熟悉日本前卫音乐的人,你随便说出一个音乐家的名字,他耳边马上就能相应出现这个音乐家的音乐风格。你一说池田亮司,哦,他的音乐是这样的。你一说松原幸子,哦,她的音乐又是这样的,甚至连着装打扮和气场都能立现于眼前。



在一个连蚂蚁都拼了命地想琢磨点惊人创意的城市里生存,想体现自身价值你不“原味”能行吗。



初次到东京的一个晚上,我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在被眼花缭乱的广告招牌和各式花季少女搞得审美疲劳之余。突然很梦幻地进入了一个寺庙,或者可能是一处墓林。而这与高楼大厦、繁华世界仅仅只隔一条街,却是镜里镜外完全两个世界。可你一点都不会觉得像是在科幻世界,这些书写着“坐禅会”、“合气道”、“茶道”、“书道会”等安详气息的字眼与百步之远的电玩、援有暗香盈袖交、动漫的广告完全和谐。



因为,这就是日本的“原味”。


P1200399

(2009年5月31日。李剑鸿。杭徽古道。方闲海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