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口大骂——诗人篇》(这可能只是一个章节)

狂欢
鼓噪
空想
无休止的像高频率的发电机和轰轰作响的雷达一样晃腿
浓烈的狐臭
乱七八糟的灵感
飞吧
飞吧
歇斯底里的的叫喊
愤怒的青年
没毛的天使
我就是有着金黄屋檐的寺庙
我就是老不死的和尚
用满手满手的精有暗香盈袖液涂抹着佛像
湿润
滑腻
在夜空里闪光
啊,斗转星移
爱是永恒的
孤独是永恒的
荒唐是永恒的
悲伤是永恒的
所以诗歌这个贞洁的烈女般的婊子她一定是肥硕和永恒的
泼妇骂街是永恒的
一只狗凝视着肉骨头的深情是永恒的
石头是永恒的
家乡和子宫是永恒的
我们只能对永恒之物啼哭
婴儿啼哭着要吮吸乳房是永恒的

因为激动、幸福、虚妄和无知
我在痉挛
大笑
哭泣
癫狂
张牙舞爪的破口大骂
这是一个人的幸福时光
我不指望你们为我叫好
一睁开眼睛就什么都没了
是纸张在杀死灵感,它是凶手、恶魔和意淫犯
是电脑的键盘在阻止我飞升将出窍的灵魂拉回岁月之中接受岩浆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炙烤
诗歌要写在废纸上板凳上墙壁上女人的大腿上摇晃着在波浪中喘息的船上
人类要活在垃圾和对光辉岁月的记忆中
如果不写一切都被遗忘了
人摸狗样
穿着体面的衣服
徘徊在落日下的大街
这可耻的自我感伤和哀怜的没有毛的动物居然成了世界的主宰
宇宙是荒诞的

我们一辈子的努力
就是为了装得像个人
你装得太像
向你致敬
大师
伟大的花岗岩做成的聋子
唾弃你,大师
就是唾弃我自己
我们已经太像一个人
在无聊透顶的傻逼欧洲人拍的艺术片般冗长、可笑的严肃着的文明中永无休止的意淫
我们真是人
我们实在人
我们无聊人
我们撕咬人
我们杀了人
我们不是人
我们原本不是人
我们全是人
装得太像人

老西川
恭喜你祝贺你
你终于像模具里生产出来的一样变成了一只不朽的坐便器
容纳着这个世界上所有最肮脏的秽物

非非是对的,莽汉是对的
杨黎是对的
老杨黎
在北京干燥得处男屁股的小巷中顶着飘扬稀疏的黄毛是对的
你有资格在80岁的时候把黄毛染成红毛继续飘荡和买醉你的朋友你所吹嘘的那些小朋友全都是傻逼
他们不爱你
你可以乱写到180岁
你有资格在酒桌上骚扰一切女人她们都有一颗速朽的羞耻之心

亚伟差一点就是对的
你亲爱的马疯子灿烂的修辞非常傻逼简直像处半夜凉初透女和北大一样傻逼而你以为是一朵金子做的逼
亚伟,亚伟
你的天才如此局促
你飞得太低
双鱼座上的娘们伸出白骨般阴森森的爪子
但她们接不住你
她们垂泪而归
你是她们已经死得太远的丈夫

“他们”是错的
错得太离谱了
错得太严肃了
错得像对的一样
太美好了
太干净了
把身上所有的泥都搓掉了
白白的一扇门板似的肉香气馥郁妖妖娆饶的出来卖
啊,老韩
你是个穿中山装的上衣口袋里别着金色钢笔的文化人
你的孤独是对的

胖伊沙 瘦伊沙 你一定会活成一个老妖怪
你越来越瘦你的心越来越肥大
肥得像肿起来了一样
你还能再混蛋一些吗
再混蛋一些你就是神
你快矜持了
你快可爱了
你太准确了
你有些无所谓了
你快正常了你快成抢答题中的正确之王了你快永恒了

我最想操的女人是巫女琴丝
我梦想捏着她的乳房听她朗诵最淫秽和悲伤的诗句从后面干
紧紧抱在一些
唾液和汗水像万能的胶水黏得我们恶心呕吐吐不出什么鲜花的只能使房间里更加恶臭
我们是两条濒死的鱼
她一定是最美的
她的诗歌像结实的屁股
她一定有最肥腻的乳房我用魂儿里的 ** 爱她
我抖动它手淫它
我幻想她
此刻我爱她

下半身是对的
它跟我已经没有什么鸟关系了但它是对的它差一点就全对了
但你们太正确顺着正确的直肠的道路降临了现实的谷地
你们太精英
精英得令我至今羞愧
要用什么样的生活才能摧残你们
让你们真的去当婊子和强盗
那样你们就全对了
你们差一点就伟大
但伟大是错的
我宁愿尹丽川当一辈子骚货有一千条骚货的命
每一个骚货都是一首诗
而女导演算个P啊
电影算个P啊又不是阴有暗香盈袖毛在银幕上飞

老垃圾和小垃圾
连跳蚤都在梦想伟大和永恒
管党生,我的蠢儿子,你丫就继续吟游吧
你是吟游诗人没有鳍用肥胖的肚皮在干涸的小沟里扑通着游
你很聪明用最装逼的方式学着写不装逼的诗你这没文化的蠢货也敢梦想伟大
你应当感谢我
因为这收诗
你将进入文学屎

小春树
你想要入党就去入吧只要别让党日了你它不配日你
你想要当兵那就去当吧你会站得非常标准像一棵春天里新鲜的小树
有什么不可以呢
但你要穷一些穷得让你因为买不起化妆品而丑陋抓狂愤怒
穷一些你才能飞
穿着最破烂的遮不住冻得青紫的小屁股的睡衣到那些光鲜的金碧辉煌的猪栏的派对里随便乱飞
和你在一起的是一群猪

江南以南的诗人袒露着白白的小胸脯取悦着妇人或者取悦着强壮的文化权杖他们是等待被垂幸的鸭子、婊子
相信我,没有几个是例外的
学院以内,那些用修辞过的小棒子塞进自己的屁眼不让自己放屁的诗人他们是是鸭子、婊子
他们每天都在忙着洗肠

这不意味着我就相信毛泽东是对的
我没那么傻逼我说的是诗是魂里的飞扬的毛不许你们污蔑我
CHINA的毛
那个用欲望和直觉的 ** 统治中国的诗人和帝王把那些想当奴隶而不成的小人儿全都操死了死得很爽
哦,不
不要杀人
不要用棍子去打他们
不要把钉子钉进你老师的头颅
不要让他们淹死在湖里
不要
不要这样
不要杀人
不要让他们变成烈士
不要让文明再次得意洋洋的用鲜血证明自己的正确

要用诗歌
去打鼓!

打鼓!
打鼓!
打鼓!
震动我的心!

打鼓!
打鼓!
打鼓!
敲碎 ** 含着泪
老子打鼓!
打鼓
打鼓!

2006-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