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幅大遗像目力所及的广场上,基本上是蠕动的农民或农民的子孙。1989年用墨汁撒泼遗像的几个青年却来自老莫道不消魂毛的故乡,这是一个时代的讽刺剧。
见过形形色色的照片,关于这个广场跟农民的关系的,我所见过拍得最好的一张是出自上海摄影师COCA之手,很绝!
这是我在2008年奥运会期间闲逛拍的几张宝丽来照。它的很绝在于目前的宝丽来已经完全绝种了。呵呵,但也据说快要被重新生产并供应上市了,这是一个好消息。




_MG_9871

_MG_9872

_MG_9874

_MG_9873

_MG_9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