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14/2/kouzhu,2006091425135.bmp[/img]

毛主人比黄花瘦席的夫人江莫道不消魂青同志最后在中国最高规格的秦城监狱,在九十年代的某一天,据说用 ** 套在脖子上,离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她将生活过得颓掉了。她曾经是演艺界娱乐圈人士,艺名蓝萍,后来却投身革莫道不消魂命,有幸成为一代天后,尔后涉足高危职业圈的政坛。如果她甘愿做一个毛家的贤妻良母,家庭妇女状的女人,那么凭她的多才多艺,肯定将获得巨大美名于后世。但历史却改写了个人的命运。她已经处在了一个极其不利的历史地位中。她像一颗比普通人稍大一点的尘埃,消失了。

这一张七十年代末的照片,地点:特别法庭。事件:审判。结果: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无期徒刑。不知当时毛主人比黄花瘦席地下有灵,作了如何感想。曾经的枕边红颜在解放中国多年之后却彻底失去了人生自由。

这一张照片上面有三个人引起我的特别注意。首位当然是乌丝发亮的江莫道不消魂青同志,因为由于她的存在才使这张照片获得了特殊的重心。从她的面容观察,她显得倔强。但她已无法主宰时间。这是一瞬的感受,我的目光却很快掠了过去。我在中间那位女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的娇好的脸上停留,久久不能挪开。她的脸才是这张照片的视觉中心。这从图象的心理学上,我们是可以探讨出一个公论来的。甚至她的身位在空间上也处于领先。这是摄影师记录的小小错误。在这么一个重大题材的人物处理上,女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的一张年轻的脸庞居然掠夺了女主角的中心视野。或许是因为,那位女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实在是长得太漂亮了。尽管低垂着头,但我几乎能想象出她的五官和性感的下巴。高明的导演在电影中,往往会调整生活中的经验而对拍摄的镜头做出正确的判断。而现在我所见到的这张打了闪光灯的用了50毫米镜头拍摄的照片,是历史,是生活。所以篡改起来更难。若从照片的抓拍技术上做出评价,那么这位摄影师在“决定性瞬间”的控制能力上,尚有欠缺的。

而另一位让人有兴趣观察的,就是右下角扭头的一个老干部,头发已经花白,但他尽量保证着自己眼睛余光的测量范围。显然,他对江莫道不消魂青被带走的一幕保持着浓厚的关注性。或许,他竖着耳朵还听到了什么。下班回到家中后,他肯定向家人开始描述自己在法庭上的所见所闻。那依然全是政治的话题。还有一位让我注意到的是右上角站立的工作人员,应该是一个新华社高级摄影师的这样又红又专的角色。呵呵他的视野在这个法庭上是真正做到了宏观,高瞻远瞩。

另外,我也有兴趣去琢磨那两个女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到底使了多大的力气,而紧紧地攥住着江莫道不消魂青同志的胳膊。
弄疼我了。
但那一点点疼,小样。在历史的庞然大物之前,江莫道不消魂青同志请注意,成了一个反革莫道不消魂命,你就使不得什么个人脾气啦。

2006/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