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

在7月,由于繁事缠身,我只希望能摁出几张有意思的生活照。后来不但摁了,居然还摁了不少,胶卷部分无法在网络展示,太烦琐。而数码“谁亿拍”是我专供自己的博客,用来添花絮的。偶尔出去散步,一小时,看见什么摁什么。我想起多年前,每天从美院下班,就随意搭上一辆公交车,随意在哪里下站,随意找最近的一条小巷或者小弄,随意从巷口拍到巷尾,直到一个胶卷摁完,有时两个,然后才绕回家。而后来随身带了数码口袋相机之后,就更随意了。我一直把这种拍摄方式比拟为绘画中的速写,这是练习心、眼、手高度协调的最好训练方式。几年前,曾有过跳往摄影系任教的念头,我一直觉得中国美院摄影系的教学体系里缺乏高强度“街拍”的基本训练,使得学生的摄影作品处处显得“图式化”,缺乏原创所依赖的真情实感。我将自己的“随亿拍”,作为有效抑制当今摄影观念化潮流的自我调节之方法,或者相反,从生活现场中去提炼出自己的创造观念,这完全不是所谓纪实摄影的概念,而是基本的日常练习。而生活的现场所隐匿的信息是永远大于艺术创造的。艺术不一定高于生活,但艺术肯定来源于生活。
“谁亿拍”只是一种老老实实的摄影。


P1270908

P1270931

P1270921

P1270960

P1270985

P1280026

P1280049

P1280043

P1280051

P1280057

P1280061

P1280443

P1280444

P1280448

P1280455

P1280461

P1280468

P1280483

P1280475

P1280494

P1280530

P1280525

P1280550

P1280576

P1280589

P1280585

P1280600

P1280622

P1280610

P1280652

P1280655

P1280650

P1280662

P1280669

P1280677

P1280683

P1280690

P1280685

P1280704

P1280812

P1280693

P1280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