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心藏大恶》/沈浩波

(由于成为禁莫道不消魂书,由于一本诗集而使作者流莫道不消魂亡于海外避难数月。这是罕见的。绝没料到诗歌重新挑起一种主流意识形态的反弹力量;八十年代朦胧诗以降,是绝无仅有的。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这让人依稀认识到,先锋诗歌的力量并没有在轻盈的漂浮中离现实远去。无论从个人角度或新世纪中国所能勾画出的诗歌版图来讲,《心藏大恶》被迫打入“地下”的不幸命运,势必使它成为未来解读这几年中国文化形态的其中一道密码,它无疑将成为一本最具阅读价值的经典诗集。我期盼它重新出版这一刻的到来。沈浩波的诗歌天赋和积蓄的文化能量,将使1976年出生的他,依旧可能成为未来中国现代诗歌的一个重要加油站。)

2。《我的英雄》/伊沙

(由于伊沙,中国口语诗歌得以重塑语言质地和人性质地,并坚定了一大批的持唾弃学院写作之写作者的信念。这是他的一本代表诗集,浓缩其最近几年的短诗精华。研究中国当代诗歌绕不开伊沙与其个人取得的突出成就和广泛影响。他是我个人非常推崇的当代先锋诗人。对于年轻一代的效仿对象,他几乎就是“先锋”的代名词。他其实是一个天才.)

3。《墓晚》/杨键

(杨键的诗歌能够迅速治疗中国大批“海子后遗症”的患者,此为福音。同为抒情的高手,杨键有所节制的声音也来自于诗歌“自言自语”的本性,来自“大地”甚至“村庄”,但形成了人性意义上更质朴、更透彻的气象。他的诗歌具有与宋晓贤迥异的悲悯气质。这种诗歌气质的可贵在于,中国当代诗歌与其映衬的社会现实,恰恰使更多的诗人没有能力去发出真心实意的声音于诗歌声带上,此难度着实不小,因为悲悯几乎会与矫情挤着同一颗内心。由于他,有人甚至开始诋毁诗歌中的悲悯气质。)

4。《便条集》/于坚

(这是于坚在日常中持续的实验性诗集,平易却又突兀。于坚的诗歌,长话短说,就是耐看!他是我心目中,唯一呈现了大师气象的中国当代诗人。)

(待续……)